哔哔哔哔哔吧哔

总陷入北极圈...宫城良田,海堂薰,荒北靖友,松冈凛,源辉二,冰河总受的粮都吃,喜欢原著向ಥ_ಥ求投喂...

【无授权翻译】ましろ(桃海,冢海)

原文地址:https://www.pixiv.net/novel/show.php?id=7442025

一直感觉自己是个口味相对比较重的人..这篇文章虽然是清水的,但是很喜欢,这种朦朦胧胧的感觉。希望喜欢的小伙伴儿多去原地址给作者点赞~

一切权利属于原作者,我借助翻译软件大体一翻。如果读起来有任何不通顺的地方,都是我和翻译软件的锅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摘要:纯白(手冢→海堂)& 纯白“桃城视角”(手冢→海堂←桃城)

社团活动结束后,在休息室里睡觉的海堂,手冢,以及亲眼目睹一切的桃城的故事。前面是手冢视角,后面是桃城视角。

海堂就一直在躺着睡觉而已。(笑)

 

纯白(第一部:手冢视角)

我急急忙忙地走出学生会室,前往教师办公室,把总结的材料交给负责老师。他检查了一遍,就点头收下,对我说“辛苦了”。

“打扰了。”走出办公室的时候,我低下头,迅速关上门,紧接着加快脚步,匆忙地走过走廊。

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了。

在社团活动的时候,被老师叫到学生会做事。老师说在资料上看到了错误,希望能修改一下。其他的学生会成员都已经回家了,事情又很着急。接到这条消息的时候,产生了想要拒绝的冲动。

但只要被拜托了,就不能拒绝。学生会的工作一直都是这样。

除了网球部部长以外,我还是学生会长。这头衔很重,工作也很多。但我的性格不允许我草草应对这些工作。

没办法,只好在学生会室埋头干活。

打电话告诉大石,让他们社团活动结束之后先回去就好。但我的东西还落在社团休息室里,要回去一趟。而且工作结束之后,我还打算换身衣服。忘记带活动室的钥匙了,虽然这样做不太好,还是决定让大石送到学生会室这里来。这样拜托他之后,大石说他把钥匙放在海堂那里了。

海堂在社团活动结束之后,一定会留下来继续进行自主训练。如果是平时,海堂在做自主训练的时候,总会有些人一边在旁边看杂志或者闲聊一边等他结束。

海堂对网球的热情令我十分欣赏和佩服。

所以,我也每天都在社团休息室里等海堂自主训练结束。周围的人或许会以为这是出于部长的责任,但我只是单纯的想确认一下海堂在训练之后有没有受伤。

我是个有私心的部长。

我想,我是被自己所不具备的那种一心一意所吸引了。

海堂没有来送钥匙。

早就过了自主训练的时间了。换衣服,收拾东西,离开房间,然后来学生会室送钥匙。即使扣掉这些时间,现在也已经太晚了。

途中,我很担心,尝试着打了电话。看来海堂好像关机了,只有熟悉的提示音反复播放。

难道他在训练里受伤了吗?

会不会是一个人在球场上摔倒了?

这样的想法浮现了出来。不知不觉间,我加快脚步跑了起来。

匆匆地换了鞋,走进社团休息室。

休息室一片漆黑。

我感到血气上涌。

我想象的东西难道成为了现实吗。

急忙打开门,发现,海堂就在漆黑的房间里。

准确的来说,海堂是躺在休息室的长椅上。打开电灯,走过去确认了一下,海堂只是睡着了。仰着脸,右手放在肚子上,有规律地发出呼吸声。他还没有换衣服呢,头上包着头巾,身上披着运动衫,毛巾挂在长椅的靠背上。

我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看来他是在练习之后累得睡着了。

真是太努力了。

我弯下腰来偷偷观察海堂的脸。

他的眼睛平常总是带着锐利的光芒,现在却已经闭上了,显得表情非常温柔。海堂的脸看起来年龄很小,很可爱,我苦笑了一下。

和平常相比,形成了令人惊讶的反差。

他睡得太舒服了,让人心生怜爱。就让他再睡一会儿吧。

我决定先换衣服。换了衣服,写完社团日志,就把海堂叫醒。

脱下运动衫,换上制服。我把柜子关上,在房间角落的桌子上打开社团日志。这个房间里,只能听到海堂的呼吸声和写字的沙沙声。

终于写完了社团日志。我低声叫海堂起床。

“海堂。”

海堂看起来仍然不打算醒来。我又靠近他,在他的耳边再次呼唤。

“海堂。”

海堂皱了皱眉,又舒缓了表情,继续睡觉。

他完全睡熟了。

我就这样俯视着海堂,突然向他的睡颜伸出了手。

我轻轻触碰他的刘海。一直想摸一摸他的头发。现在,就是机会。

笔直柔顺的头发凉飕飕地滑过我的手指,像水一样流了下来。

我一直觉得他的头发被风吹起的时候,很漂亮。

海堂没有醒来。

窥视着海堂额前的刘海,不知为何,觉得如果再次触碰的话,可能就停不下来了。

我感觉指尖在变冷。

心脏突然发出很大的声音,然后加快了速度。

我伸出的手,在触到海堂的时候,从指尖开始慢慢冷却。

海堂继续睡着,我的指尖停止了动作。

我慌慌张张地把手贴在自己的胸口上。

指尖恢复了热量,但心脏还在发出声音。

我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样想。

停不下来?

想触摸海堂的瞬间,另一种感情涌了上来。

想要摸。但是不敢摸。

我站在那里,俯视着海堂。

海堂没有醒。

我的心跳声,好像已经充斥了整个休息室。头晕似的感到焦虑。

“海堂。”

我又叫了一次这个名字。

快醒来吧,拜托了。明明这样想着,我的声音却很小,像是根本没有打算叫醒他一样。

就算声音小,只要晃晃他的肩膀就可以叫醒他了。为什么不那样做?

对于自己的疑问,我其实是有答案的。

海堂没有醒来。

我想让他在这个狭小的房间里,一直安静地睡下去。

我跪在长凳前,凝视着海堂的睡姿。

他平静地睡着的样子,真的很漂亮。

我探出身子,把自己的脸凑近他的脸。当吻到他柔软的嘴唇的瞬间,我停了下来。

我拿起靠背上的毛巾,盖住了海堂的嘴。

我轻轻地触碰了海堂露在纯白的毛巾上方的脸颊。

海堂没有醒。

我慢慢地把脸靠近,隔着毛巾吻上了他的嘴唇。

这不是在等待被吻醒的姑娘。

这是和我在一个社团的,认真到不能更认真的,一心一意的后辈。

我想把他关在这间休息室。每时每刻到想要看到他。

我不知道这种感情叫什么名字。

海堂还是没有醒来。

总有一天——

海堂的毛巾是纯白的,有很柔和的花的香味。它的颜色和味道,都和海堂一样。

如果有一天,我能知道那种感情的名字的话。

我相信,这一天就是那份感情的开始。

 

 

纯白(第二部:桃城视角  

 

虽然活动已经结束了,但海堂还是不打算回去。

也许并没有其他理由吧,只是我感到有些郁闷。

社团活动结束之后,大石前辈把活动室的钥匙交给了海堂。手冢部长在社团活动途中因为学生会的事情离开了,现在还没有回来。

我一直以为穿着运动衫离开的部长很快就会回来的。

看来这次的工作很麻烦,部长回不来了。因此,大石前辈把钥匙交给了无论何时都会在休息室呆到最后的海堂,问他可不可以训练完之后把钥匙送给还在学生会室的手冢。

海堂点了点头,把钥匙装在了运动衫的口袋里。

大家开始陆陆续续换衣服离开了。海堂像往常一样要进行自主训练。我尝试着问海堂,要不我偶尔也留下来好了。但海堂用感到困扰的眼光看向我,明确地说,“你赶紧回去”。真是一个相当冷淡的家伙。

我有些赌气地说,“我才不想和你一起训练呢。”

但海堂并没有理会那样的我,迅速回到了球场。

我追了上去,一个劲儿的念叨着。但不管我说什么,海堂都不理我,默默地训练着。

我知道这招行不通了,回到了休息室。前辈们已经换完衣服了,在懊恼的同时,我也换了衣服。

本来想就这样在休息室等海堂,但今天大家都要走了。看来,因为手冢前辈的事情,今天不算等海堂了。

没办法,我也和大家一起走出了休息室。

和前辈们分别去了自行车停车场。越前让我载他。我没有说什么,载着越前穿过校门,但内心非常在意一个人留下的海堂。

最近,我很奇怪。

一想到海堂,就会有一种想不明白的情绪涌上来,情不自禁地叹气。

我想确认这究竟是什么。所以最近一直胡乱地纠缠着海堂。

海堂觉得我碍事,开始无视我,无论我怎样做,都装作不知道的样子。

中途,我在便利店买了果汁,和越前一起喝。“最近桃城前辈很奇怪。”越前一边说,一边喝着和平常一样的芬达。

“哦,我有这样吗?”

越前露出奇怪的笑容,“桃城前辈别说谎了。”

看来我的确是在烦恼什么,而且好像已经暴露了。面对这个网球打的很好、年龄又小的后辈,我投降了。

绕来绕去果然还是因为海堂的事情。

“老实地对他说吧,桃城前辈。”

越前的话击中了我。

“不好意思,越前,我先回休息室了。”

“明白了,加油。”

背对着露出笑容对的越前,我骑上了自行车。回到学校,对海堂讲出来吧。我是这样想的。

因为已经过了自主训练的时间了,所以我匆忙赶了回来。冲到停车场把自行车随便一放,跑去了休息室。然后,我发现休息室亮着灯。

从窗户向里偷看,看到穿着制服的手冢学长把写完了的社团日志放回书架,转向了这边。我不由自主地一缩,好在没有被发现。

既然没被发现,我开始继续偷看。手冢前辈站在长椅前,长椅上,是披着运动衫睡觉的海堂,我立刻明白了。

手冢前辈叫了海堂,但海堂没有醒。他站在那里,俯视着海堂,一定很为难吧。

真让人没办法啊。

我不禁笑了出来。

我一边在心里吐槽,一边继续看着。从这里开始,前辈就一直背对着我,我只能看到海堂的样子。

为如何叫醒海堂感到困扰的手冢部长,真是很少见呢。我打算明天告诉菊丸前辈和不二前辈。

就这样偷偷地笑着,突然,手冢前辈向海堂伸出了手。

前辈的指尖碰到了海堂的刘海,光滑的头发又重新落到海堂的额头上。

我的笑容消失了,心跳声突然响了起来。

手冢前辈——?

他的手犹豫了一下,又向海堂伸了过去,但这次,指尖没有碰到海堂。手冢前辈的手就这样在空中停滞了一会儿,然后他突然把手收了回来。

之后,手冢前辈又一点点的靠近了海堂的脸,叫了海堂一声。

——海堂。

我的耳朵清晰的听到了前辈的声音。即使声音很小,隔着窗户,我还是清晰地听到了。

那个声音虽然包含着温柔,也存在着不安。好像在被什么东西追逐着一样。

我的心脏发出突突的声音。

手冢前辈跪在没有醒来的海堂旁边,静静地凝视着那张脸。

角度变了,我又能看到前辈的侧脸了。

他的表情,使我的心跳越来越快。

手冢前辈微笑着,凝视着海堂。

过了一会儿,他的身体慢慢地向海堂靠过去。探出身子,影子落在了海堂的身上。慢慢地,两个人的脸接近了。

我握着拳头,用力咬了咬牙。

手冢前辈的动作,简直就像是慢动作一样。使我无法移开眼睛。

就在触碰到海堂嘴唇的瞬间,前辈突然停了下来。

微微皱起眉,咬住了自己的嘴唇。然后在下一瞬间,把挂在长椅靠背上的海堂的白色毛巾拉下,盖住了海堂的嘴角。

我无法理解前辈的行为,只好屏住了呼吸。

手冢学长的手抚摸着海堂的脸颊,是那么温柔。

然后又慢慢地吻了上去,隔着毛巾。

我离开了哪个地方,已经无法再隔着窗看下去了。

手冢学长的表情让我无法忘记。

那是看着喜爱之物的眼神,而且还带着痛苦。

我慢慢地走着,又终于跑了起来。

粗暴地把自行车取出来,骑上,用力地踩着踏板。

我已经知道了,我对海堂的那种难以名状的感情,是爱。

手冢学长吻了沉睡中的海堂。

没有注意到我在偷看,就吻了上去。

隔着白色的毛巾。

我踩着踏板。

我的感情已经有了名字了。

没有注意到这个事实的只有我自己。

从明天开始,我也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表情去面对海堂和手冢前辈。

“啊——!”我大声地对自己呼喊。

我一边喊着,一边想起海堂。

明天,我一定会告诉他,我的感情,我的心情。

我一边想着,一边不断地踩着踏板。

 

终。

 

 

睡着了,还一个劲儿的睡。请起床呀,小薰(;'∀')

这是一个不知道自己感情的手冢和知道了的桃城的故事。

……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哦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END  一个不想学习的星期六下午,学习去

【无授权翻译】Bad Trance 1/9 ~简章·24小时(八)

原地址:https://www.pixiv.net/novel/show.php?id=3829927

一切权利属于原作者,我借助翻译软件大体一翻。希望北极圈的小伙伴们多去原网址支持原作大大。如果读起来有任何不通顺的地方,都是我和翻译软件的锅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5.俘虏

 

“18小时29分钟。”

站在打开的门前,被光包围的人影,声音里充满了胜利的骄傲。

“从你进入房间之后,已经过去这么久了。”

我呆呆地听着他的话。

“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努力呢,宫城。”

门的外面,开着灯,很明亮。

而且,现在这个房间中也有了光,不再黑暗了。

房间里只有银色的隔音材料。

我仍然贴紧着墙壁,那个人却走过来了,在我面前站直,抓起我的手。

“.…..你的指甲,一直在抠隔音材料啊,已经变得破破破烂烂了……”

那个人皱起眉头,轻轻地吻着我的指尖。

我第一次感受到了疼痛,浑身发抖。

随之而来的,是双手的指尖开始瑟瑟的发疼。

“嗯……”

我的眼泪流了下来。

但,并不是因为疼痛,虽然现在我的手指确实在疼。

“我们的约定,你还记得吧,宫城?”

这句话使我无言地低下了头。

一瞬间,眼泪顺着下颚流了下来,滴到了地板上。

“你说过无论我说什么都会照做吧?”

我再一次点头。

“你说我可以喜欢你,我的话你绝不会违抗,你说了吗?”

我又坦率地点了头。

每一次点头,眼泪都会落在地板上。

“那么,先从吻我开始吧。”

受伤的指尖再一次被亲吻,他牵着我的手搭在他的脖子上。

我没有反抗地挂在他的胸前。

一丝反抗的力气都没有。

“宫城?”

他的声音催促着我。

我抬起头,主动地吻上了三井寿。

 

 

像是进行某种仪式一样,我的嘴唇和三井的嘴唇重叠了。

三井用手托住我的头,制止想要离开的我。

牙关被打开,三井的舌头侵入进来。

我顺从的接受了他的舌头。

 

 

长长的吻,使我因缺氧而感到头晕,三井终于放开了我。

我不由得长抒一口气,把头埋在三井的肩头,听到三井的低声私语。

 

 

“你是我的。从今往后,一直都是。”

 

 

听到这里,我闭上了眼睛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TBC. 第一章终于全部结束了!

【无授权翻译】Bad Trance 1/9 ~简章·24小时(七)

原地址:https://www.pixiv.net/novel/show.php?id=3829927

一切权利属于原作者,我借助翻译软件大体一翻。希望北极圈的小伙伴们多去原网址支持原作大大。如果读起来有任何不通顺的地方,都是我和翻译软件的锅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4.疯狂

 

口好渴啊。

口好渴啊。口好渴啊。

口好渴啊。口好渴啊。口好渴啊。

口好渴啊。口好渴啊。口好渴啊。口好渴啊。口好渴啊。口好渴啊。口好渴啊。口好渴啊。

 

口渴的感觉,从一开始就使我感到痛苦。

心跳地也很剧烈,只能快速地、浅浅地呼吸。

这样一来,就像得了呼吸系统的疾病一样,贫血和头晕交替着向我袭来。

啊,只要再忍耐几个小时就好了。

在剩下的几个小时里,这种状态会持续下去吗。

现在,至少已经过去十多个小时了吧。

不,或许还会更久一点。

马上门就会开了。

是的,眼看24个小时就要过去了,三井寿会把门打开的。

一定马上就要到时间了。

 

 

但是,我的愿望并没有实现,房门还是一动不动。

“口好渴啊……”

我嘟囔了一句。

发出声音后,比之前更加难以忍受的口渴向我袭来。

“喂!你现在是在说自己渴了吧!!出去啊!!从这里出去啊!!!”

我喊了一声,挥手试图驱散黑暗。

如果不喊出来的话,很难保持振作。我这样想着。

我用指甲挠着遍布墙体的隔音材料。

但是,不管怎么用力,厚厚的隔音材料之下仍然是隔音材料,哪怕真的被我全部挖开,底下也只会是又冷又硬的墙。

“啊!!!!”

很久没有产生过的沮丧感,向我袭来。

看不见也听不见的恐惧,一下子把我压扁了。

我又抱紧自己的身体,缩成一团,颤抖不止。

我到底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呢?

啊。是为了“打赌”。

我和三井“打赌”了。

24个小时的“赌”。

但是,为什么……?

啊啊,想起来了。三井寿说想要抱我,但是我不愿意……

所以我们打了“赌”。

这样愚蠢的“赌”。

但是,一定很快就要结束了。

一定很快就会度过24个小时,三井就会把门打开了。

一定马上就会……

 

 

为什么还不开门?

为什么!?

为什么!?为什么!?

为什么!?为什么!?为什么!?

为什么!?为什么!?为什么!?为什么!?为什么!?

 

 

24个小时一定早就过了!!

一定很早就一定过了!!

“啊!!!你把门打开!!放我出去啊!!已经过了吧!!已经过去24个小时了吧!!快开门啊!!快开门啊!!放我出去!!”

我喊了出来。

我发痒的喉咙很紧,情不自禁地喊了出来。

我一边喊着,一边借着愤怒的力量冲向黑暗。

撞到了看不见的墙壁,被弹回房间的中央。

我像是被那个冲击打败了一样,再次缩紧了身体。

我已经无法忍受了。

我把颤抖的身体紧紧抱住,睁着看不见的眼睛,无法聚焦。

在这种地方,聚焦也没有什么意义吧,反正什么都看不见。

为什么不开门?

已经过了24个小时了。

不,或许只是我这样认为呢,说不定还没过完24个小时呢?

你真是个笨蛋!!

我摇了摇头。

但是,如果已经过了的话,为什么不开门呢?三井为什么不开门呢?

然后,我又想起了。

“我会在24个小时之后打开这扇门,或者,在你承认自己输了的时候。”

是的,三井说过。

只要我承认输了。

我的喉咙突然上下一动。

发痒的、能感受到粗糙的喉咙。

现在已经过了24个小时了。

在这种地方,我再也不想呆上一分一秒了。

想要抱我的话,抱就好了。

这样我就能离开这个房间了!!

“我已经……”

我自言自语的说。

“我已经认输了!!我可以喜欢你!!所以…”

所以,放我出去!!!!

但是,回答我的只有一如既往的寂静。

“……为什么?”

如果认输了,就应该能走出这个房间了。

但是,门为什么没有打开?

我缓缓地抬起脸。

眼前仍然是一片黑暗,连我在哪里都无法判断。

“为什么!!你为什么不开门!!我已经承认自己输了!!输了行吗!!你快开门啊!!开门!!”

但是我喊出的声音,大多数都被隔音材料吸收,然后消失了。

突然,一阵恐惧袭来。

难道说,我的声音都被隔音材料吸收了,连三井都听不到吗?!

“.…..骗人的吧……”

我缓缓地摇了摇头。

如果是这样的话,我还是要这样等待24个小时过去。

不,或许,真的早就过了24个小时了呢……?

三井会不会遵守约定,在24个小时之后打开房门,谁都说不准。

是的,从一开始就,无法保证。

如果是这样的话,我要在这里呆到什么时候……?

呆到三井寿愿意放我出去为止……?

这样下去,说不定,我会在这里呆到死…….?

一种纯粹的恐惧,抓住了我的心脏。

“啊,开门啊!!开门啊三井寿!!摆脱!!”

我摸索着走到墙壁附近,敲打墙壁。

被这样放任不管的话,我说不定会死。不,即使不死也会疯掉的!!

“拜托了!!让我做什么都可以!!不管你说什么我都照做!!我绝对不会违抗你的话!!”

这样叫喊着,恐惧又增加了。

背后全都是黑暗,看不见东西使我产生错觉,我被这样的错觉囚禁了。

“你能听到我说话吗!!你喜欢我就喜欢吧!!我什么都听你的!!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反抗的!!所以快开门啊!!”

——那一瞬间,我的身后,发出了开门的声音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TBC

【无授权翻译】Bad Trance 1/9 ~简章·24小时(六)

原地址:https://www.pixiv.net/novel/show.php?id=3829927

一切权利属于原作者,我借助翻译软件大体一翻。希望北极圈的小伙伴们多去原网址支持原作大大。如果读起来有任何不通顺的地方,都是我和翻译软件的锅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那之后,又过了好几个小时……?

       我继续在垫子上躺着,伸展成一个“大”字,一会儿闭上眼睛,一会儿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没想到“看不见”是这样一件令人不安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让人知道了自己平时对“视觉”有多么依赖。

       我的喉咙上下一动。

       当然,喉咙里什么也没有,硬要说的话,就只有自己的唾液吧。

       “啊!!打起精神来啊!!还没有结束呢!!”

       摆成一个“大”字的我,对自己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虽然喊出的声音很大,但我只能听到很小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突然想起,三井曾经说过,他吧隔音材料厚厚地铺了两层。

       我开始感到后悔,躺在垫子上,用拳头敲打垫子。

       拳头被轻轻地弹起来了,这也是厚厚的两层隔音材料带来的效果。

       我懊悔地用拳头敲打垫子,直到自己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   然后一边喘着粗气,一边重新躺直。

       “.…..我这是在做些什么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即使在做了这样的事情之后,时间还是在缓缓地流逝着,没有变快。

       这种事情我早就知道,现在想这些也没用。

       我睁开了眼睛,在我的眼前,应该是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但是,我的眼前,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我一会儿伸开手,一会儿握上。它的确存在着,我的掌心感到了它的触感。

       但是,我的眼睛看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——我用右手紧紧地握住自己的左手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我到底该怎样做才好呢。

       不知何时,我靠在了墙上,紧紧地抱住膝盖。

       我开始感到害怕了。

       抬起头,看到的黑暗,使我感到害怕。

       我终于承认了。

       即是闭上眼睛,情况也不会有什么改变。

       不管是闭上眼睛,还是睁开,我的眼中只有“黑暗”。

       什么也看不见,什么也听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寂静中回响着的自己心跳的声音使我感到耳朵疼。

       我把自己的身体紧紧抱住。

       ……如果不这样做,我就感受不到“我”的存在了。

       我确实存在着。

       就这样存在于此时此刻。

       但是,这是真的吗?

       还是,只是我自己这样固执地相信着而已……?

       说不定……

 

 

       心头突然涌上了一股不可思议的恐怖,我猛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我到底在想些什么呢。

       仅仅是24个小时,一天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但,我现在已经意识到了,“仅仅”这个词,并没有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   确实“仅仅”是24个小时,“仅仅”是一天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但是,没有东西能让我感受到时间的流逝——没有风,连光也没有——如果什么都没有的话,哪怕是“仅仅”24个小时,也会像永恒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即使是被监禁着,如果至少能看到房间外面的话,情况也会好一些吧。

       房间里什么东西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三井学长从一开始带我看这个房间的时候,就对我说过,

       “如果你能在这个房间里忍受24个小时的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而我,自己也点头同意了。

       从一开始就把一切都展示出来,反而使我发现不了这是一个令人害怕的陷阱。

       “……可恶……如果输了的话,我会承受不了的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我抱着膝盖嘀咕着。

       声音被隔音材料吸收了差不多一半。

       尽管如此,我还是听到了自己的声音,深深地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没关系,至少我的耳朵还能听到,我,就在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我的喉结大幅度地上下一动。

       我的喉咙——似乎很渴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TBC. 尽管我们和三井一样,都希望小宫早点儿认输,但是他并没有(摊手......)

【无授权翻译】Bad Trance 1/9 ~简章·24小时(五)

原地址:https://www.pixiv.net/novel/show.php?id=3829927

一切权利属于原作者,我借助翻译软件大体一翻。希望北极圈的小伙伴们多去原网址支持原作大大。如果读起来有任何不通顺的地方,都是我和翻译软件的锅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3.黑暗

 

     “那么,宫城,24小时后见。”

      三井笑着说出这句话的同时,房门在我身后慢慢的关闭了。

     然后,是上锁的声音。

     这声音其实已经几乎被周围密布的隔音材料完全吸收了,如果不仔细听,是听不到的。

     “.....说是做什么都可以,可是在这里明明什么都做不了啊。”

     我小心翼翼地走进房间,轻轻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房间里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 事到如今,黑暗是理所当然的。

     毕竟这间房间所有的缝隙都被隔音材料铺满了,连个窗户也没有。

     但,即便知道是这样的情况,在连自己的手也看不到的真正的黑暗里,还是会感到不安。

     现在,我的眼睛是睁开的吗?就连这也想不通了。

     “要这样度过24小时吗?……比想象中的要艰难呢”

     进入房间后,我第一次意识到了。

     但是,我不能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 毕竟这个“赌”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 如果,输了这个“赌”,三井就可以对我的身体为所欲为了……

     想到这里,我不禁开始发抖。

     我仿佛又感受到了,在居酒屋的小厕所里,三井抵在我腰间的东西的触感。

     “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啊……”

     我嘟囔着。

     没有人能听到我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 “还是睡觉吧。也没有其他可以做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 我重新振作精神,伸直了身体。

     也许是因为铺着密密麻麻的隔音材料的缘故吧,身下的垫子比想象中要舒服。

     “啊,这感觉不错嘛。”

     为了睡着,我翻了两三次身。

     终于,困意袭来。

     “要是能一直睡下去就好了。24个小时太简单了……”

     我这样想着,为了真正睡过去,闭上了毫无用处的眼睛。

 

 

     那之后又经过了多长时间呢。

     我醒了,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 但睁开眼睛后,视野里还是一片黑暗,什么都看不见。

     “啊咧?”

     我一下子跳起来。

     慌张地晃了晃脑袋,左看右看,映入眼帘的都只有真正的黑暗。

     一瞬间,恐惧向我袭来。

     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 “啊…啊….是这样啊。”

      即使看不见也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  因为正在和三井“打赌”,我在漆黑的房间里等待24个小时流逝。

      想到这个状况,我有些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  我的心脏像是钟摆一样。

      瞬间心跳加速,我用手腕擦掉了额头上细密的汗珠。

      第一次睡醒了以后心脏这么不舒服。

      “…像是受到了什么威胁……”

      无论是谁心里都不会好受。

      从那之后,我究竟睡了多久呢。我的心里感到很不安。

      不管怎么说,都还没到24个小时吧。

      首先,如果到了24个小时,三井会过来开门的,但现在并没有。

      那么,现在过去多久了呢?

      到底过去几个小时了?

      5个小时?还是10个小时?

      还是说,连一个小时都没过去呢?

      在黑暗中醒来,感到不安的我,想要发出声音,却感到舌头有些打结。

      不知道已经过了多久,也就是说,不知道还剩下多长时间。

      本来就无事可做,现在连觉也睡不着了。

      ……既然如此,那也没有什么办法了。

      我再一次动了动舌头,尝试发出声音,盘腿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我突然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把两只手搭在腿上,前后晃动着身体。

      在连自己的手都看不见的黑暗里,什么都做不了。

      刚进来的时候,就已经确认过,在这个房间里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尝试着环视周围。

      “……真的什么都看不到。”

      我嘟囔着。

      闭上眼睛,又再次睁开。

      ……目光所及,毫无变化,仍然是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  我再次叹气。

      通常,人是不会置身于完全的黑暗中的。

      即使是黑暗的夜晚,在乡下的山里,也不会有这样的黑暗。

     倒也不一定,在乡下的深山里,会有月亮、星星和灯光吗?

     我想到这里,向后倒下,把手脚伸直。

     “什么呀,这是…….”

     …….总觉得,在这种什么都看不到的地方,就连上和下的区别都无法判断了……

     我一边说着,一边皱起了眉头,扯了扯嘴角。

     我发现,从刚才开始,心里想到什么就会一不留神说出来。

     就像是在向自己确认一样。这里明明只有我一个人。

     目之所及,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 只有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 感到有些难过,紧紧地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 躺着躺着,感到背后隔音材料的触感很舒服。

     我用自己呈“大”字展开的手,慢慢地抚摸着隔音材料,感受它的触感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TBC,一个睡翻夜了的宫城的胡思乱想

【无授权翻译】Bad Trance 1/9 ~简章·24小时(四)

原地址:https://www.pixiv.net/novel/show.php?id=3829927

一切权利属于原作者,我借助翻译软件大体一翻。希望北极圈的小伙伴们多去原网址支持原作大大。如果读起来有任何不通顺的地方,都是我和翻译软件的锅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      “是的,如果你能在这个房间里忍耐24个小时的话,我就不会再向你出手了。我向你保证。”

        三井抓住我的手腕,慢慢地从他的领口移开。

        “当然,你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。如果你说你不愿意,我只好现在就在这里把你推倒。”

        三井一边说着一边抓住我的手腕靠近他的嘴边,我简直像触了电一样,把手从他的手里抽了回来。

        一瞬间,我的眼睛,和带着笑意的三井的眼睛对上了,“……好吧,看来就只能这样做了。”

        “啊,在房间里,没有饭没有水也没有卫生间,我会在外面准备好吃的等你出来的。”

       看着他的脸,我的喉结上下一动。

       他的条件太简单了,这很奇怪。

       只是24个小时而已,怎么想都不可能是无法忍受的。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,三井寿那自信满满的态度究竟是为什么呢……?

       “.…..真的就只是这样吗?我只要自己一个人待24个小时,就结束了?”

       “你真是个无聊的家伙啊。”三井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。

       接着,三井扯起嘴角说,“啊,你别担心,我不会趁你睡觉的时候袭击你的。你只要24个小时之后再从房间里出来就好,这期间你在里面做什么都是自由的。我不会对你进行任何干涉。我只会在24个小时之后打开这扇门,或者是……”说着这些话的时候,三井有些开心的眯起了眼睛,“……或者是,你自己发出声音,承认失败的时候。”

        ——不可能的,怎么会发生那种事。

        我在心里对自己说。

        仅仅是24个小时而已,仅仅是一天的时间罢了。这只是一个很短的时间,此刻我仿佛已经看到了这并不漫长的时间的尽头。因此,不必像一只疯狗那样感到不安。

       “知道了,我会进去的。”

        然后我直直地看向三井的眼睛。

        “……但是,如果我赢了,请你真的不要再对我出手了。请遵守我们之间的约定。”

        “啊啊,那是当然了,如果你没有在24个小时内求饶的话。”三井对我大力地点了点头。“但是,如果你不能忍受24个小时的话……到时候你知道该怎么办吧?”

        “知道。到时候,哪怕把我煮了吃掉,都随你的便。”

        我的表情像是在笑,因为我从没想过自己会输。

        “很好,我喜欢。”三井对我甜甜地笑了。“那么,现在就开始吧,宫城。你需要先去上个厕所吗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TBC,现在的进度条是,14/320

【安利】贴吧里的一篇三宫好文

        现在可能在贴吧里看文的小伙伴儿比较少了,以前YY过一段时间的宫受,但没吃到过粮QuQ,后来逛贴吧的时候看到了一篇,《迟来的谎言》,传送门:https://tieba.baidu.com/p/4180490467?lp=5028&mo_device=1&is_jingpost=0&pn=0&  (评论里还会再贴一次)

         原著向,是从三井不良时期开始写的,He,有车🚗,缺粮的时候抱着这篇回顾了好几次( ̀⌄ ́)

【无授权翻译】Bad Trance 1/9 ~简章·24小时(三)

原地址:https://www.pixiv.net/novel/show.php?id=3829927

一切权利属于原作者,我借助翻译软件大体一翻。希望北极圈的小伙伴们多去原网址支持原作大大。如果读起来有任何不通顺的地方,都是我和翻译软件的锅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2.房间

     三井带我去的地方,是他离开父母后独自生活的公寓。

     我以前曾来这里玩过好几次。即使是在这里住下过夜的次数,也一定是一只手数不清的。

     虽说如此,我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在这种情况下来到这里。

     “.…..嗯?”

     我已经完全恢复了平日的步调,环视着这间熟悉的房间,双手插进口袋,向三井轻轻地抬了抬下巴。

     这个人究竟想要在这里对我做什么呢?还是说,打算自己做些什么?

     “你什么都不需要做…….至少现在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 我用鼻子冷笑一声作为对三井的回应。

     “……我还没准备好呢。”

     我用舌头在嘴里打了个响。

     这样令人讨厌的动作和语气……就好像回到了从前。

     当三井在屋里走来走去的时候,我在想这些毫无意义的事情。如果说和以前有什么不同的话,以前的三井没有现在这么长的头发,没有像现在这样饥渴的眼神。总像是在害怕什么,想要把某种东西隐藏起来。对我而言,三井突然的纠缠让我非常不解,我选择了糟糕的被动的回答。仿佛突然意识到,现在,我和三井原来是站在对立的立场上吗。

     “来这边,宫城。”

     听到三井的声音,一瞬间我吓得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身体的反应告诉我,我现在只是在逞强而已。

     又在嘴里轻轻地弹了个响。

     ……如果是吵架的话,就不会输了。

     拳头在口袋里握得很痛,我无言地向着三井打开的门前进。

 

     “…..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我看了看那间屋子,轻轻地活动喉咙。

     这是一间异样的房间。

     没有墙壁,没有地板,没有天花板,所有的地方都铺满了银色的软垫,除此以外没有任何东西。什么都没有,连窗户都没有,只是四方形的银色空间。

     “这是隔音材料。”

     面对这种异样的装修,我感到窒息,三井的声音很低沉,我不由自主地抬起头来困惑地看向他的脸。

     “……这是我为你特意准备的,用隔音材料铺了两层。”他看着我,微微的笑着,使我感到一阵寒意。

     “怎..怎么说……?”

     “如果想去厕所的话,现在就去吧,里面可没有上厕所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 “三井寿!”

     面对自说自话的三井,我感到无话可说,一把抓住三井的衣领,把他抵在墙上。

     三井并没有甩开我的手,而是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“……你从现在开始,进入这个房间。整整24个小时之内,一步也不能走出来。”

     “…?”

     此时此刻,我的表情一定很蠢吧。

     我的眼睛直直地看向三井,三井的喉咙中发出轻笑声。

     “24个小时而已,一天的时间。你在这个房间里,只要忍耐一天就好……这就是我们的赌注。”

     这就是“赌注”……?

     我进入这个房间,待上一天就好。只是这样的事情……?

     我抓着三井衣领的手失去了力度。

     “.…..真的只要这样做就可以……?”

     “是的,如果你能在这个房间里忍耐24个小时的话,我就不会再对你出手了。我向你保证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TBC 啊....好想看新粮...比较喜欢看现实向的同人,外网除了P站还有哪里可以看小说呀QuQ,今天搜了一圈,感觉宫受的粮好少.....TuT...

【无授权翻译】Bad Trance 1/9 ~简章·24小时(二)

原地址:https://www.pixiv.net/novel/show.php?id=3829927

一切权利属于原作者,我借助翻译软件大体一翻。希望北极圈的小伙伴们多去原网址支持原作大大。如果读起来有任何不通顺的地方,都是我和翻译软件的锅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      “……我们来打个赌吧,宫城。”

      “……打赌……?”

      我无法知道三井真正的意图。尽管如此,为了逃离这种绝望的局面,我还是沉溺于无谓的希望,谨慎地重复了三井的话。

      “是的,打赌。如果你赢了,我自然不会再动你一根手指。如果你希望的话,我甚至可以再也不在你面前出现。但是,如果你输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就像是一个想让舞台效果高涨的演员一样,三井卖着关子,使我的喉结情不自禁的上下一动。

      “.…..那个时候,你将成为我的。让我疼爱你。”

      “那……”

      我不由地抬起头来,三井离我就像是接吻一样的近,他突然扯了扯嘴角,“我倒是无所谓。如果不打赌,我可以在这里就吃了你……我的确已经被你撩拨的忍无可忍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!!谁撩拨你了!!”

      “你明明正在这样做吧。从刚刚就开始了。这样一张脸,摆在我的面前……你这样讲着话,男人就会被勾引。如果你以前没有发觉,现在开始记住我的话,宫城,为了你的今后着想。”

      三井一边笑着一边像是证明自己说的话一样,把腰贴得更近。

      “啊…….!!”

      我想要逃跑,但我的身后是三井的手,再后面就是墙壁。

      在无法抗拒的情况下,我感到三井的东西猛烈地戳着我的牛仔裤,我又突然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“……你看,你又在……”

      “呜…我明白了!!我明白了!!”

      在耳边回响着的恶劣又潮湿的声音中,我猛地缩紧了脖子,大声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“好吧,我同意打赌。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  “.…..这就对了。你做出了一个聪明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  我的耳边传来了低笑声,压在我身上的重量终于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我战战兢兢地抬起头,三井笔直地站在我的面前。一张,我仿佛从不认识的三井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“….... 真的,如果我赢了的话……你再也不会对我出手了是吗?”

      “嗯嗯。我保证,如果你赢了。”

      但是,他充满自信的表情,仿佛确信自己不会失败。突然,我意识到,自己好像已经不知不觉间在死刑执行单上签名了。

      这是当然了。这个人不可能会打注定要输的赌。

      但是,我也的的确确没有选择的余地了。

      那么……。

      看着他的脸,我的心中燃起了怒火。

      要是那样的话,我是绝对不会输的!!即是是压倒性的不利,只要给我一点点机会,我就一定会让你后悔!!——怎么会按照你所想的那样,成为你的东西!!

      大概,那个时候的我,用能喷火一样的眼神盯着三井吧。但是,面对我的视线,三井只是轻轻的笑着,向我伸出了手指。一瞬间,就像反射一样,我后背一缩。他的手指放在我的嘴唇上,“你的嘴唇被自己咬破了哦。”

      他好像是在苦笑……这个笑容和平常的三井没有什么区别,那样无言的笑着。但这也仅仅维持了一瞬间,三井移开目光,轻微转过身去,简短地留下一句话。

      “走吧,宫城。”

      “呃,要走去哪里?”

      “……你安安静静的跟着我走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我看着毫不犹豫向前走的三井,犹豫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现在的话,是可以逃跑的。

      打赌什么的都无所谓,但现在逃跑的话或许就无法回到熟悉的日常了吧,我的目光追随着他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  “宫城”

      三井在厕所的门口停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他的眼睛应该很受欢迎。

      约定也好,什么都好,如果要逃走的话现在就逃走吧。

      但,恰恰相反,我会追上去的,绝对不会逃避。

 

      ——我就这样注视着他的眼睛,跟了过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其实最后几段我没有太看明白,不太懂宫城这种明明可以逃跑却没有逃跑的心情是咋回事儿....或许只是为了不这么快的全剧终吧....

【无授权翻译】Bad Trance 1/9 ~简章·24小时(一)

原地址:https://www.pixiv.net/novel/show.php?id=3829927
 

一切权利属于原作者,我借助翻译软件大体一翻。希望北极圈的小伙伴们多去原网址支持原作大大。如果读起来有任何不通顺的地方,都是我和翻译软件的锅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整章摘要:这是三井和宫城进行24小时的赌注,并最终得到宫城的故事。之后,三井开始了对宫城的“饲养”。这一章以宫城的第一人称叙述了一个在精神上被逼迫的故事,不喜欢此类故事的小伙伴们请注意。本章没有车。以前在网站上说过,这篇《Bad Trance》就像是断尾的蜻蜓,因为关闭了网站,所以最终踏实的写完了,并在这里上传。这基本上是一个很苦涩的故事,但最终还是以幸福的三宫结局。

  

1.开端

      “来打赌吧”——三井学长这样说。

 

      毕业典礼结束之后,在篮球部的欢送会中,被三井学长告白了的站在厕所里的我。

      “我喜欢你”,“我想抱着你”,三井用安静又热烈的眼神向我告白。

      我当然从没考虑过这种事情,于是笑着回答:“你是在开玩笑吧,你这一脸严肃的在说些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  然而三井的眼睛里,是不允许我逃避的认真,使我背后泛起寒意。

      所以我只能这样回答,“对不起”。

      我当然不讨厌三井,但我对三井的感情,与三井对我的感情是天壤之别。我不想跨越那道界线,即是能越过,我也从没想过。

      “是吗”,从我不由得低下的头的上方,传来了三井平静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无论是愤怒也好、沮丧也好、悲伤也好、失望也好,都没有的,不存在任何感情的、充满信心的平静的声音。那声音在耳边响起的瞬间,我不知道为何又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  “但是,无论你说什么,我都想要你,想要抱着你……那我该怎么做呢,宫城?”那声音又带着戏谑响起,我吓得抬起了脸。

      “这样的话……..”三井的手拍在我脸边的墙上,耸了耸肩,用单薄的身体覆盖住了我,脸上露出一丝笑容,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就只有强奸了吧….? 你怎么看呢,宫城?”

      三井的脸变得很陌生,我开始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  很久之后,我的心中才涌出愤怒,“开什么玩笑!你这是在乱说些什么呢!”

      然而,我握成拳头的右手一瞬间就被扣住了手腕,我这才意识到,不知从何时起,我背靠着墙壁和三井对峙,三井站在我面前,像拥抱一样的覆盖住了我的事实。

      “你不仅仅出手的习惯可爱,脚上的习惯也很可爱。”三井一边笑着一边把膝盖插进我的两腿之间,紧紧地抵住我的腰,我不禁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  现在踢他的话,就可以挣脱了吧。

      但我被三井紧紧贴住,这并没有产生什么效果,三井的身体甚至都没有晃动。比什么都让我窒息的,是我能感受到,在三井腰的中央,有一个存在感很强的东西,正紧紧地杵在我的腰上。那一瞬间,我的后背又布满了汗。

      我第一次切切实实的明白了这种感觉是什么,是“恐惧”。

      “你在害怕吗,宫城?”三井低语着的嘴唇贴上我的耳朵,仿佛嗅到了我的恐惧。

      我不由地把脸扭向一边,“谁…谁说的。”

      面对吞吞吐吐的我,三井从喉咙中发出了低笑声。“好可怕哦。论速度和打架的技巧,你确实很厉害。但在力量方面,你绝对不是我的对手。”三井的声音从脸的另一边,直接吹入耳朵,我懊悔地咬住了嘴唇。

      “那么,这次就把你弄成破破烂烂的,然后结束了吧?”三井又一次低声地笑着。

      一瞬间,我颤抖的肩膀,一定让三井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我虽然在逞强,但的确畏惧着三井。

      “啊,宫城,怎么办?就这样,就在这里把你强奸了吧。”三井喃喃自语着,用嘴唇压住我的耳朵,“这里也不错嘛,居酒屋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来人的厕所隔间——”三井的嘴唇贴住我的脖子慢慢下滑,一股厌恶感顺着我的身体涌了上来。

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三井的手强行挤进了墙壁和我的腰之间,他的手指仿佛在确认牛仔裤的接缝一样按了下去,“——我想把我的东西放进你的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到达的手指,透过牛仔裤,推入了一部分。

      我反射性的扭腰,又被三井的腰压住。像是对我的动作做出反应一样,三井腰部的中心轻轻的颤动着,变得更硬了。

      “……哦,你一定很兴奋吧?”

      “啊,住手…….啊!!”

      在三井恶劣的、湿淋淋的低声私语中,我终于发出了哀求的声音。虽然立即懊悔地咬住了嘴唇,但,我和三井,都已经清楚地听到了。

      比这更可怕的,是眼睛无法看到的“恐惧”,一旦意识到,就会在我的体内引起一阵颤抖。

      “害怕吗?你在害怕吗?”三井再次对我重申,“说不定会被男人侵犯,一般的人可能从未有过这种想法吧。”

      ……这个人的声音,原来是这样刺耳的吗?

      他喉咙里低低的笑声回绕在我的耳边。我咬紧的牙关里开始尝到了微微的血的味道,被三井抓住的手腕关节好像已经变白了,热热的,像是在燃烧。

      “来吧,宫城。说些什么。可怕吗….我?”他一边喃喃自语,一边轻轻咬着我的耳朵,稍微感到疼痛的同时,我的肩膀一下子缩了起来,背后又感到恶寒。

      “…….啊,我即使像现在这样,直接吃了你,都不会有任何问题”看到我的反应,三井仿佛是在嘲笑我一样。

      “但,我认为,如果这样做对你而言有一些不讲理。”

      “诶?”听到这里,我的眼睛不禁看向三井。

      “所以,”三井的嘴上露出一丝笑容,眼睛直直地盯着我的眼睛,“……我们来打个赌吧,宫城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TBC. 原文的word文档存了320页,这只翻到了第6页,希望这篇翻完之前就能看到其他同好的新粮QUQ